Choose Your Language 登录|注册
全文检索
 
  首页
培训
研究
会议
纪录片
社会创业家项目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给我们留言
 
南美的商业伦理 Business ethics in South America
返回
 
 
人气榜
【新书发布】中国价值观:理念与实践
BRI and SDG: Chine
China-EU Relations
明心桥通车仪式隆重举行
Globalance – Actio
气候变化:中国应对途径国际研讨会
专家研讨会:《一带一路”可持续发展评
线上采访:What the West
线上研讨会:第四届Walk the
线上讲座:2020年中俄青年创业孵化
 
推荐
网站推荐
商业伦理基本知识---由国际经济伦理
 
南美的商业伦理 Business ethics in South America

南美的商业伦理学研究的对象是南部美洲国家商业行为中对与错、善与恶的问题。大多数南部美洲国家在20世纪60年代都经历了政治和经济的深刻变革。不同的思想观念、政府行动以及日臻发展的自由企业(free enterprise)制度使社会责任(social responsibility)的意识在各类组织中得到普及。
多国公司(multinationals)开始在该地区的大部分国家开设海外分支机构,进一步丰富了该地区商业伦理的内容。通过提供职工的工资收入,多国公司的内部政治开始影响社会公正(见:justice,circumstances of,正义情势)。通过改良生产工艺和质量(quality)控制,多国公司为当地的市场提供了高质量的新型健康产品,开阔了当地社会的眼界。通过合法纳税,多国公司为当地政府的财政提供了重要的收入来源。面对多国公司的竞争,当地的企业不得不重新审视其伦理标准。它们开始注重为职工提供培训以及健康和人寿保险,改善工作条件,制定伦理准则,改进生产工艺和产品质量等问题。
为保证人们遵守高标准的伦理准则,有必要制定法律、协议以及商业和专业的伦理规范,此外,自愿性的技术规范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比如,在巴西拥有300多个会员的“巴西玩具工业协会”,其势力庞大,它所制定的自愿性技术规范要求杜绝玩具中的任何危险因素。这一行动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政府将之作为强制性的规范在全部玩具生产厂商中推行。
南美国家自然资源丰富,对国际投资,主要是大型的多国公司,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但是,南美国家的经济增长极不平衡,大量的新增财富落入那些精英手中,那些靠政府发家的官员如今又在政府资产拍卖活动中攫取了巨额财富。新增的工作机会过度集中于某些具体的经济领域,而且工薪低廉,大多属于临时性的。私有化(privatization)改革大大提高了企业的效益,但大量中低阶层的工人在企业提高竞争力的过程中失去了工作。
在南美国家的投资大部分集中在大城市,而那些贫困的偏远地区只能望洋兴叹,他们很难在短期内吸引新的投资。这是该地区的又一伦理问题。即使在城市地区,许多南美的市民过着贫民窟式的生活,自来水和电的供应严重紧缺,很多居民区尚未铺设地下排水系统,住房、教育和保健的水平极其低下。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秘鲁和巴西在80年代分别制定了政府计划,努力缓和经济发展所产生的社会代价,但贫穷依然是商业伦理中的重大问题:根据联合国驻智利圣地亚哥的分部“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的报告,超过30%的南美人口生活在赤贫状态。
物欲的膨胀再加上通货膨胀的影响,使南美的财富分配产生了严重的两极分化,腐败之风日益猖獗。在大多数南美国家,金钱成了社会的唯一价值尺度,腐败现象已经遍布社会的各个阶层(阿佩,Appy,1992,50页)。人欲横流的文化使公民缺乏责任感,对生产效率漠不关心,专业的工作亦偷工减料,人们总是力图寻找赚钱的捷径(见:profit and profit motive,利润和利润动机)。
工商界人士很难以正常的伦理方式保持和政府官员、客户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在许多领域,贿赂(bribery)、提成、礼品和其他形式的“好处费”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是约定俗成的了,管理伦理以及管理人员的道德角色面临着严重的道德困境(moral dilemma)。
在南美国家,文盲和教育水准低下是不道德行为土壤。尽管罗马天主教在南美国家占据重要的位置,但许多人已经丧失了是非观念。要恢复公民的良心,全面的习惯改革看来势在必行。有些工商企业的领导人士已经致力于开风气之先,他们努力避免行贿受贿,合法纳税,保护环境和维护环境道德,勇于捍卫诚实。南美国家面临着日益加剧的全球竞争压力,许多工业化国家已经组成地区性经济同盟,如欧洲共同体、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日本和东南亚邻国达成的一些联盟关系。根据国际商业伦理(international business ethics)的原则,南美国家意识到必须应对各种公平和不公平的竞争(见:ethics of competition,竞争伦理)。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以及乌拉圭于1991年3月共同创立的“南部美洲共同市场”,旨在推行地区经济的一体化,共同抵制其他国家的歧视性关税(曼兹提,Manzetti,1994)。
无论从宏观还是从微观角度来讲,商业伦理在南美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问题。公司、大学和政府机构开始着手建立坚实的道德价值(values)体系,推行伦理观念,迄今已初见成效。
 
参见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 Act,《海外腐化行为法案》;ethics of marketing,营销伦理学;organization ethics,组织伦理学;religion and business ethics,宗教和商业伦理学;social cost-benefits,社会成本效益;socio-economics,社会经济学;work and family,工作和家庭
 
参考文献
 
玛利亚·塞利亚·康廷霍·德·阿鲁达(Maria Cecilia Continho de Arruda
摘自刘宝成教授翻译的
《布莱克韦尔商业伦理学百科辞典》

  

 

版权所有 国际经济伦理研究中心-CIBE
京ICP备09022775号